首 页  >>  我们的服务  >>  书画复制  >>  沉香山馆赵夜白先生修复的古旧字画

沉香山馆赵夜白先生修复的古旧字画

中华文化,博大精深,历史悠久。雕塑与书画是历史记录和文化传承最重要的载体,但最容易损毁的又莫过于书法与绘画。各个时代的每一个书画家风格和特点都各有千秋,他们留下的只纸片言都是我们极为珍贵的民族遗产。但中华民族又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,古人为我们留下的丰厚的书画佳作也和这个民族一样,饱经易代、争攘、兵戎之灾。特别是流传于民间的书画珍品,大多保存不善,能够传下来的本已少之又少;文革中,被称之为“四旧”之物遭受灭顶之灾。在民间中能躲过文革劫难的古旧书画少得可怜,再加上虫蛀鼠咬,面目可想而知。因此,挽救并继承我国的书画遗产是每一位仁人智士的责任。
艺海拾贝
夫金出于山,珠产于泉,取之不已,为天下用。图画岁月既久,耗散将尽,名人艺士,不复更生,可不惜哉!夫人不善宝玩者,动见劳辱;卷舒失所者,操揉便损;不解装褫者,随手弃捐;遂使真迹渐少,不亦痛哉!非好事者不可妄传书画。近火烛不可观书画,向风日,正餐饮,唾涕,不洗手,并不可观书画。
〔唐  张彦远〕
寻常画多中损者缚破故也。书多腰损亦然,略略缚之,乌用力。
〔宋  米芾〕
看古人书画如对鼎彝,如读诰诫,不可毫涉粗浮之气。盖古画纸绢皆脆,舒卷不得法,最易损坏。风日须避之,……饭后醉余,须涤手展玩,不可以指甲剔损。诸如此类,不能枚举。然必欲事事勿犯,又恐强作情态。惟遇真能赏鉴及阅古甚富者,方可与谈,若对伧父辈惟有珍秘不出耳
〔明  唐志契〕
圣人立言教化,后人抄卷雕板,广布海宇,家户颂习,以至万世不泯。上士才人,竭精灵于书画,仅赖楮素以传,而楮质素丝之力有限,其经传接非人,以至兵火丧乱,霉烂蠹蚀,豪夺计赚,种种恶劫,于百一之中,装潢非人,随手损弃,良可痛惋。故装潢优劣,实名迹存亡系焉。窃谓装潢者,书画之司命也。是以切切于兹,探讨有日,颇得金针之秘,乃一一拈志,愿公海内。好事诸公,有获金匮之奇,梁间之秘者,欲加背饰,乞先于此究心,庶不虞损弃。俾古迹一新,功同在造,则余此志也。敢谓有补于同心,冀欲策微勋于至艺,以附冥契之私云。
前代书画,历传至今,未有不残脱者。苟欲改装,如病笃延医。医善则随手而起,医不善则随手而毙。所谓不药当中医,不遇良工,宁存故物。嗟乎!上品名迹。,视之匪轻,邦家用以华国,艺士尊之为师。师犹父也,为人子者,不可不知医;宝书画者,不可不究装潢。
好事贤主,欲得良工为终世书画之托,固自不易,而良工之得贤主以骋技,更难其人。苟相遇合,则异迹当冥冥降灵,归托重生也。凡重装尽善,如超劫还丹,机缘凑合,岂不有神助耶?而宾主定当预为酌定装式,彼此意惬,然后从事,则两获令终之美。
〔明  周嘉胄〕
书画不遇名手装池,虽破烂不堪,宁包好藏之匣中,不可压以他物,不可性急而付之拙工。性急而付拙工,是灭其迹也。
〔清  陆时化〕



点击次数:1047  发布日期:2015-04-14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  • 上一篇:装裱材料伸展与收缩的基本原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